【先师故事】抗战时期中共地下党在粤北各学校开展的“三勤”活动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人人看

您现在的位置>>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人人看>> 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免费 >> 具体新闻内容

【先师故事】抗战时期中共地下党在粤北各学校开展的“三勤”活动


1942年5月,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组织部副部长潜在曲江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叛变,其后带领特务破坏了粤北省委、南委机关和广西工委机关,逮捕了粤北省委书记李大林、南委副书记张文彬、广西省工委副书记苏等。同年8月,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致电东江纵队政委、广东军政委员会书记尹林平等,指示广东地区除敌占区、游击区党组织照常活动外,国民党统治区中共地下党组织一律暂时停止活动,已暴露身份的党员一律转移,其余党员应利用职业隐蔽下来,执行勤学、业、勤交友的“三”任务和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一切以安全第一,防止事件的继续扩大。广东军政委员会接到中央南方局决定后,立即转知原粤北省委秘书长严重贯彻执行。原粤北省委青年部负责人于9、10月间传达到中山大学、岭南大学、文理学院、广州大学和粤秀中学等各支部停止党组织活动。但党员学生在同一院系学习,虽已停止组织生活,常相往来,共同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和开展群众工作。在宣布停止党的组织活动,执行“三”任务的同时,通知党员,毕业后应自找职业,不要随便去找党,以防暴露;到恢复党组织活动时,党自会去找党员,要求每个党员都坚定立场,满怀信心,去经受“三”的考验。

其时,在石还可通过各种渠道看到《新华日报》《解放》杂志等党的报刊和其他进步书刊。停止党的组织活动后,中断了上级关于形势的传达,如何判断国内国际形势错综复杂的变化,以指导行动就成为当时学习的首要问题。因此党员学生都积极收集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资料,进行综合分析,以便使自己头脑经常保持清醒,同时帮助同学澄清一些被反动宣传所歪曲了的问题。到1942年冬,壁报和时事座谈会等日益成为同学们交流学习心得和以文会友的主要形式。这些壁报上的时事述评和座谈会上的发言,大致反映出同学们当时学习革命理论,联系实际,分析时局和学校情况的认识水平。

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当时最流行的是阅读艾思奇等编译的苏联哲学家米定等人的著述《新哲学大纲》《哲学选辑》和《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后一种小册子是《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书中的一章。在石书店先公开后秘密发买。同学们读后还进行讨论。有的党员和进步群众成立俄文学习小组,找来《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俄文本学习,不少同学也跟着学起来。英文本《共产党宣言》,也早已从外文系的党员那里流传出来,成为许多同学的读物。这些外文马克思主义书籍,较易保密。随后有更多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在中大暗地里传播。

大学生每人都有自己的所学专业,学校也有相应的各种专业学会。停止组织活动,号召党员”,许多党员学生都在专业学习上狠下功夫,在专业学术讨论会上,运用马克思主义提出很有见解的观点,使老师和同学刮目相看。有的还写成论文在报刊上发表。

许多党员学生在毕业实习中都严肃认真,博得所在单位和师友的赞扬,从而改变了那些埋头专业的同学过去对党员和进步同学“不务正业”的偏见。

中大地下党一向强调“抗战不忘读书,读书不忘抗战”,重视采取读书会、壁报、校刊、文娱、艺术、体育等活动来团结、教育同学和开展抗日民主工作。停止组织活动后,更注意利用这些形式来进行日常活动,由于战时纸张缺乏,印刷困难,壁报便成了同学员普遍的发表言论,交流思想,讨论问题,批评错误观点的园地。1943年被称为中大的壁报年。各学院学生纷纷以文会友,5-7人或10-20人成立一个壁报社,出版定期或不定期的壁报是常见的事。当时在全校影响较大的壁报有:法学院的《坝上》《热风》,文学院的《垦荒者》《诗》,师院的《山火》《专冒》,农学院的《绿野》《大地》等,这些都是以党员为核心的社团办起来的。他们为了出壁报,自己掏钱买纸、笔、墨,为了赶时间,时常通宵,把壁报办得生动活泼。广交了进步朋友,又团结了广大读者。

 

音乐和体育都是青年学生喜爱的活动,也是党员广交朋友的一种方式。如上述工学院的刘秉,利用小小的口琴,组织口琴队,连接了一群未来工程师的心;他们吹奏的抗日歌曲,更打动了无数听众的爱国情怀。文学院的党员和同学买了两只小艇,也团结了一批爱好划艇运动的同学。《风》文艺社和《莽原》社自办伙食,菜香饭热又省钱,帮助了经济困难的同学,也吸引了富裕的同学,像一个大家庭,三餐在一起交流思想感情。

其时中大办有一个社教指导站,是党员学生张泉林、林之主持的。它专事指导各学院学生为邻近农村办夜校,进行社会教育,宣传抗战道理。党员和进步同学利用社教与农民交朋友,同当地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如农学院党员学生李雪英,由学校东江纵队参军时便把她的小孩寄养在农民家里,一位从事社教工作的学生,香港沦陷,他的母亲石,住在农民家里,不幸病逝,村民帮他办理葬年年代他扫墓,直至解放后,墓地依然保持完好。于此可见农民对从事社教同学的浓情厚谊。

这年春,郭沫若主编的《中原》杂志发表了于(乔冠华)的著名文章《方生未死之间》,鞭辟入地分析了国民党统治即将覆灭,新中国就要诞生。它被印成小册子,在广东和中大广泛流传。埋葬旧时代,建设新社会,成了广大同学共同的心声。

省文理学院地下党于10月份起停止组织活动,转而执行勤学、业、勤交友的“三”任务。党员间虽已停止了组织联系,但私人间的相互联系仍然存在;学习和工作问题,仍然可以互相商量。自徐运动一部分同学被开除学籍后,学生自治会失去了骨干,瘫痪下来。公开合法的学生抗日组织,主要的只有“战时后方服务队”。

一些有组织才能、有艺术才华的党员则参加了战时后方服务队活动。他们演出《愁城记》《法西斯细菌》《钦差大臣》《黄河大合唱》等,并经常出版壁报,使后方服务队成为党员广交朋友,团结中间、争取落后群众的阵地,同时又是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增长文学艺术才能的摇篮。对被无理开除的同学,互相关怀争取,帮助转学。

文理学院的地下党员在停止组织活动,执行“三”任务期间,由于保存了“战时后方服务队”这个阵地,直到1944年日本侵略军侵占韶关之前,对团结、教育广大同学,共同进步,都起了很大作用。

除了上述中大、文理以外,在全省各中等学校贯彻执行“三”任务,大都根据各自的条件,各有不同的表现。如粤秀中学全校学生500余人,30%以上参加了各种读书会,抗日民主和学术文化活动蓬勃发展,学生思想进步很快。党组织停止活动前,有党员七、八十多名,钟国祥、李树中、李士先后任党支书。党组织停止活动后,党员均自觉执行“三”任务;一方面利用班会、会、学生会等公开合法组织广交朋友,共同学习,开展壁报、文娱、学术等活动;另方面读书会则以更分散更隐蔽的方式学习马列著作和进步书刊。到1944年秋,粤秀中学约有100多名师生参加抗日游击队,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再如阳山中学,1941年夏中大文学院党支部书记卢炽辉毕业后通过阳山县长介绍,任阳山中学校长,中大法学院党支部书记林之纯任教务主任。卢炽辉校长通过县长关系积极开展抗日统战工作,广泛进行交友活动,通过同乡县邮政局长,使《新华日报》《群众》杂志等革命书刊能准时安全收到。又动员社会名流和学生家长捐款,购置了大批图书仪器,在学生中组织读书会,引导学生阅读进步小说,学习《大众哲学》《中国近百年史》等,开展讨论,帮助学生逐步建立革命人生观。部分学生学习毛泽东《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个别学生还学习了《共产党宣言》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日军侵犯粤北,阳中向县政府借来20支步枪,全校施行军训,班级改为排连。后来由卢炽辉校长带头,30多名师生参加东江纵队;还有数十名师生参加当地抗日游击队。